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 血金」:從哥倫比亞戰區 到美國豪華珠寶店 黃金究竟沾染了多少鮮血


张佳伟

世界黃金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過去十五年里,全球黃金消費量從每年1000噸上漲至每年4300噸左右。據法新社馬薩諸塞州阿默斯特的一個非營利組織Verité透露,由於合法的金礦開採產量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非法的金礦開採業應運而生。


拉丁美洲是非法開採黃金的重災區,一些國家的黃金走私出口量甚至高達總產量的75%以上。舉例來說,雖然秘魯和哥倫比亞作為世界上可卡因生產的龍頭國家,但是其走私黃金的總價值已經超過了可卡因。另外拉美的黃金「黑作坊」工藝十分粗糙,礦區的工人用消防龍頭和水銀來提純貴金屬。這些走私黃金在腐敗政府官員的幫助下,搖身一變,以「合法」的面貌陸續向美國、瑞士、意大利和阿聯酋等國出口,並持續為央行、珠寶公司和電子產業供貨。


一些偏遠地區,非法開採黃金的猖獗的原因兩個:一是因為世界黃金市場供給遞減、需求增加;二是犯罪團伙和武裝組織出於尋求非法收入來源的動機。


沾滿鮮血的黃金:從哥倫比亞紛爭地帶到美國珠寶店


2015年,因為涉嫌洗錢,哥倫比亞出口商CI Goldex SA公司的總經理John Uber Hernández及其他高管曾被當地檢察機關依法批捕。同時,該案的審訊結果也揭示出非法走私黃金進入兩家美國企業的詳細路徑。

在哥倫比亞南部Cauca山谷省,一些由重型機械築就的小屋和車轍讓一座沈寂、廢棄的金礦重獲新生。2014年夏天,這裡曾有30名工人在山體滑坡中喪生,他們的屍骨仍陷在這些滾落的岩石和塵土之中,無處安葬。但是如今,採礦作業又將繼續。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礦區所在市Santander de Quilichao社團領袖表示:「這些機器是前幾天晚上偷偷運來的,所以當地人事先並不知情,沒法阻止他們。」據悉,該負責人曾多次接到死亡威脅。


礦區入口聚集了許多武裝人員,他們將附近的無關群眾通通驅散。一名維持秩序的哨兵一邊揮舞著砍刀一邊說:「我們採取的手段是和平,非暴力的。這裡沒有武裝團體,只有採礦作業,你現在可以走了。」


沒人會相信這種鬼話,一群世代在此工作的礦工表示:「如今,在槍桿子的指使下,我們不得不為準軍事集團、販毒者和左派游擊隊賣力,從事非法的黃金開採作業。這些武裝組織將本屬於當地人的礦區搶走,那些試圖反抗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別無選擇。」


一位深受其害的礦工FranciaMárquez表示:「一旦這些歹徒盯上了你,威脅於你,他們可以在任何時候置你於死地。」據悉,早前,FranciaMárquez曾被一名蒙面槍手追殺,被迫離開了這一地區。

近几个月以来,哥伦比亚安全部队对非法开采黄金的武装部队进行了多次袭击。在Caucasia和Antioquia,有矿工目睹了军队在夜间突击中炸毁重型采矿机的全过程。

Cauca并不是非法采矿的唯一土壤,半个多世纪以来,武装游击队和哥伦比亚军队之间的交火时有发生。20世纪90年代后期,右翼准军事反暴动武装的到来加深了民众恐慌,许多被肢解的尸体被扔进Cauca河,当地人给它起了个绰号,叫“公墓”。

当前的冲突内容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左派革命家与国家及其准军事代理人之间的政治斗争与理念无关,与金钱有关,国家政务现已俨然化为一门数十亿美元的生意。

Santander de Quilichao社团领袖表示:“战争实为黄金,这是各方力量的最终目标,这种斗争正以一种十分残酷的方式影响着我们。”

哥伦比亚总统Juan Manuel Santos表示:“由于非法的黄金开采每年可以带来大约25亿美元的收入,目前,它已取代可卡因成为武装暴力的主要驱动力和本国不义之财的来源。”值得注意的是,从生产到消费,可卡因全程走的都是非法的地下交易。然而非法黄金却能得到合法的文件批准,空运到其他国家。

迄今为止,哥伦比亚当局对武装集团是如何将非法黄金变成合法比索的商业炼金术几乎一无所知,但是最近检查方对该国第二大黄金出口商Goldex公司重大洗钱案的审讯却为此提供了难得的线索。据悉,该集团被诉在从哥伦比亚到美国的非法利益链中谋取利益,走私黄金,涉案金额达数亿美元。主要的贸易对象是两家美国企业,一家是Republic Metals Corp.,一家是Metalor Technologies USA.。

邪恶炼金术

Goldex案中查获的许多非法开采黄金可以追溯到Antioquia北部的Bajo Cauca山区,那是哥伦比亚内战的主要交火地区。另外,近年来组成Bajo Cauca的六个Antioquia直辖市在当地造成了更大的恐慌,它们是当前哥伦比亚黄金战的前沿之一。

一提到Caucasia镇和Bajo Cauca西部,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手榴弹。因为2009-2013内战期间,武装人员给该地区造成的破坏和大屠杀在当地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次大屠杀是由先前的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右翼敢死队(AUC)发动的,在上世纪90年代和20世纪初,该武装部队残酷地镇压了左翼游击队的动乱,其中就包括该国最古老、最大的游击力量——哥伦比亚革命武装(FARC)。该武装力量一直以推翻腐败和剥削的哥伦比亚为名发动战争,在其参与的1964年内战中,有超过220,000人丧生。

AUC在内战中成功地战胜了强大的FARC和左派游击队——民族解放军,后者逃到了Bajo Cauca的不发达地区。但是在2006年AUC武装遣散之后,其准军事人员加入了两个新的犯罪团体Urabeños和Rastrojos,原先的战友为了抢占矿山地盘枪炮相向。

这场战争原本是因双方对可卡因加工和运输路线的分歧而起,但是战争的开端恰逢国际金价飙升,这引发了国内非法采矿的热潮,各武装集团战争的真正目标也从可卡因变成了控制金矿地带。

其实Bajo Cauca一直有一个非正式的采矿业,但在2008-2011年间,由于黄金价格几乎翻了一倍,一些矿工纷纷加入农民工和投资者的阵营,跳出了体制的束缚,自由采矿。不久,成千上万的挖掘机和矿工都开始疯狂地开采黄金,最终留下一片泥泞的荒地。

对于矿区当地的武装组织来说,这是一次敲诈勒索的好机会。一些矿工每周/每月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才能进行作业,另一些矿工则按开采黄金的百分比收入交费。在Rastrojos和UrabeñOS战争期间,被困在有争议领土上的矿工和黄金商人甚至需要两头交费,以寻求庇护。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黄金商人表示:“一旦有一方意识到我们有余钱去交纳另一方的保护费时,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这位商人的身上还有两处枪伤和一道口子,都是拜当地的武装分子所赐。

图为一座由准军事武装控制的位于Cauca Suarez附近的金矿,非法开采黄金已成为哥伦比亚武装组织的主要收入来源。

随着战争的加剧,武装组织对矿区的干预也愈发强烈了。他们可以钦定下井的人选,命令其何时开始工作。据当地警方和检察机关所述,这些武装分子还可以花钱买设备,然后出租。安排自己的亲信当包工头赚取利益,甚至直接控制金矿。

来自Caucasia的一名65岁矿工亲眼看到一些矿工在最近的暴力事件中流离失所。他表示:“我不知道自己在为谁工作,我也不会去问。”

国家法医科学研究所Medicina Legal数据显示,2009至2013年间,冲突最为激烈。当时的谋杀案高达1,603起,与先前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右翼敢死队统治时期的最后五年相比,这个数字增加了962%。

哥伦比亚非营利组织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因暴力而背井离乡的流浪者人数增加了461%,达27,044人。目前,哥伦比亚共有610万人流离失所,是世界上流离失所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比叙利亚还要多。

根据冲突监测组织的说法,当Rastrojos离开Bajo Cauca,并将该地拱手想让于Urabeños后,暴力事件渐渐消退。据悉,在哥伦比亚32个行政省中,受Urabeños控制的有23个。

不过没有战争不等于和平,虽然哥伦比亚的商业中心和旅游中心,像Bogotá和Cartagena已基本平定,但是在金矿资源比较丰富的农村地区,冲突依然存在。

Goldex丑闻

在哥伦比亚紧张的国内形势的大背景下,Goldex公司将来自Bajo Cauca价值数亿的非法黄金源源不断地运往美国。Goldex是哥伦比亚人John Uber Hernández Santa在2001年一手创立的企业,年轻时John在菜市场上卖水果和水产品。他的发家史在今年一月戛然而止,哥伦比亚检方以洗钱罪控诉Goldex高管为武装组织的非法走私黄金铺路,警察在Hernández夫妇藏身的酒店中将二人抓获。据悉,该司非法洗钱的金额达8亿。

图为Goldex公司总经理John Uber Hernández Santa被捕画面

该集团的一名成员在第一次聆讯休会期间从Medellín司法大厦18层跳楼,已经畏罪自杀。与此同时,在拘束简陋的法庭上,听证会仍在继续。

从目前已掌握的证据来看,检方对于Goldex公司为哪一派武装力量服务一无所知,他们也没有能力追踪Goldex的上游。相反,法院唯一能确定的是,Goldex的财务报表是如此的离谱,除了洗钱和非法黄金贸易之外,没有其他解释。

在今年1月的起诉书听证会上,检察官详细描述了Goldex运输黄金的全过程。据悉,Goldex的上家有许多成立不到三年的小公司。Goldex的财务报表显示,该公司用数千美元从这些小公司手中购买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黄金,并在一天之内进行数百次交易,但是从头至尾没有一个负责签合同的员工。这些小公司的办公室通常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如废品回收站,哥伦比亚北部瓜希拉省的乡村小镇等等。

购买记录显示,Goldex的黄金是从数千名死者和不存在的人哪里买来的,这些人从来没有参与过黄金交易。也就是说,Goldex公司的黄金和收益,走的都是非法途径。

哥伦比亚国家税务局的数据显示,在Bajo Cauca暴力冲突的高峰时期,Goldex公司共出口47吨黄金,总价值超过14亿美元。其中有97%的黄金进入了Republic Metals公司(简称RMC)和Metalor Technologies SA.的美国子公司(简称Metal USA)。

但是从这两家公司的供给链策略来看,它们都不该和Goldex公司做生意。RMC和Metal USA的公司内部守则规定,不允许它们向受武装组织控制或勒索的地区进口黄金,也不允许它们选择走私的供应商,在发现供应链是用来洗钱的时候,公司将采取制止行动。

然而,即使在武装组织Urabeños头目的兄弟,哥伦比亚联合自卫队右翼敢死队(AUC)成员Jairo Rendon Herrera2009年于美国受审后,RMC和Metalor USA公司依然与Goldex维持着交易。在哥伦比亚税务当局顺藤摸瓜找上门以后,RMC公司还在向Goldex公司购买黄金。在2013年8月,在哥伦比亚检察官公开表示Goldex公司涉嫌洗钱之后,Metalor USA公司仍然继续与其维持了八个月以上的黄金交易。

图为一个在考卡河河岸的非法采空区鸟瞰图,位于哥伦比亚乡村Santander de Quilichao,摄于2015年二月。

在一份回应采访要求的书面答复中,RMC的代表律师Erik Connolly表示,该公司的独立审计表明,它已经履行了承担责任的承诺。他指出,看到媒体报道检察机关的调查结果出来以后不久,该公司就终止了和Goldex的生意。

Erik Connolly强调称,RMC所有的黄金来源都是合法的。但是Connolly拒绝回答有关该公司供应链监控的问题,也拒绝对RMC的供应商发表任何评论。

美国Metalor公司反洗钱安全主管及其守法经营负责人Nick Speciale拒绝就Goldex案件或Metalor有关哥伦比亚的一些业务发表评论。

他们的这些行为从侧面表明RMC公司和Metalor USA公司没有立刻与Goldex停止交易。一名哥伦比亚检察官办公室匿名官员表示,RMC公司和Metal公司在媒体Goldex高管正在接受调查后都曾电话联系过检察官办公室,但是他们没有谈及任何有关Goldex的事情。消息人士称,哥伦比亚检察官还同美国海关以及毒品管制局展开过非正式的会议面谈,希望从这些机构口中得到一些有利于案件调查的信息。

哥伦比亚检察官希望美国当局和进口黄金的企业能够对非法走私黄金一案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他表示:“对此,美国不应该继续保持沉默,我希望有关方面能承担一些责任。”

RMC公司和Metalor USA公司非法进口的黄金,其中大部分被美国和全球的黄金消费者所购买,主要应用于手机、电脑、医疗设备、珠宝等领域。

哥伦比亚智库“和平调解基金会”的研究员Ariel Avila表示,Goldex案将引发更多的争议,更加严格的法案也将应运而生。他说:“那些进口黄金的北美企业必须要在交易前确认黄金的来源。”

权钱交易

最近,哥伦比亚的检查机关又盯上了一家黄金出口商,名叫Giraldo y Duque。有关Giraldo y Duque公司的调查是Sen Ivan Cepeda首先提出的,他想藉此来调查哥伦比亚商业和政治的金钱交易。二月份,Cepeda致信检察机关办公室,要求其对该公司的业务进行调查。他在信中强调了该司与可疑供应商的关系,并且披露了其在2008年-2012年期间的公司业绩,据悉,该司的黄金出口量在此期间增长了532%。

在Cepeda的信中,我们再次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RMC和Metalor USA。2013年,Giraldo y Duque公司创设于哥伦比亚西部的Palmira镇自由贸易区。由于免税黄金的出口记录是不公开的,区域管理人员拒绝提供该数据。RMC公司也极力否认其与Giraldo y Duque公司存在任何业务上的往来,并拒绝对此展开讨论。

然而,Cepeda关于Giraldo y Duque的指控不仅涉及财务方面,在他给检察官的信中还反复地提到某Cauca社区服务机构,据说该机构的负责人Alexander Duque经常出入一个由神秘的毒枭控制的地盘,该地区地雷密布,且有私家军队守卫。

一个在Antioquia地区,深度为930米的矿井入口

Cauca地区的居民表示,Alexander Duque与当地的武装政权有着肮脏的权钱交易。在Cauca山脉的Esperanza村,镇长Elias Larrahondo Carabali承认与Giraldo y Duque公司负责人有着长达十年的交情,但是他愤怒地表示:“我对他们的行为并不知情,我怎么可能和他们勾结呢?”

Larrahondo认为,只有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的相互和平,才是解决Cauca地区矛盾的正确方法。从某种程度来说,和平可能并不遥远。在过去的三年里,政府军和反对派已在Havana举行和平谈判,去年9月下旬,双方已就此达成突破性协议。

和镇长一样,Cauca地区大部分人都对此表示欢迎。因为不谈判,迎接他们的将是无止境的战争。但是,另一方面,民众也对和平持怀疑态度。他们担心,各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的遣散将引发另一场有关争夺黄金和毒品的资源战。参议院Cepeda表示,由于Cauca地区金矿丰富,利益链错综复杂,上述担忧成真的可能性很大。他说:“我觉得哥伦比亚不可能和平过渡,即使有所谓的停战协议,也一定会割裂领土。”




2017年5月17日星期三

智利一季度產量暴跌26% 銀價大漲 但後市呢?


智利是世界上最大的铜生产国。数据显示,去年智利总共生产了550万吨铜,而秘鲁则以230万吨的产量位居第二。

同时,智利还是全球第四大白银生产国,该国的白银产出主要是是铜产出的副产品(by-product)。然而由于全国最大的铜矿Escondida工人罢工,以及许多其他生产商的铜产量下滑,2017年第一季度智利的白银产量从去年同期的383.8吨降至283.4吨,降幅达26%。

智利矿业部出具的报告清单显示,该国的20家铜矿开采企业,有12家在2017年第一季度的铜产量低于去年同期。所以,白银产量的下降还受到除Escondida铜矿的罢工外的多个因素影响。

3月份智利白银产量下滑得尤为厉害。

智利国有铜业委员会(Cochilco)公布的数据显示,智利1月的白银产量同比下滑16%,2月和3月白银产量同比分别下滑29%和34%。仅3月白银产量降幅就达到45吨。

尽管该国矿业部预测,下半年智利的铜和白银产量将有所提升,但是考虑到世界经济仍然在大量债务和衍生品的影响下停滞不前,金融博客MarketSlant专栏作家Soren K.Group预计,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间,由于对基本金属整体需求的下降,铜价会有所下跌。

诚如所言,这将给许多智利铜矿开采企业带来巨大的利润压力。这意味着国际铜产量的峰值即将到来。

不仅是白银,今年前三个月,智利的金矿产量也下降了22%。但是考虑到2016年智利仅生产了43.3吨黄金,而白银的产量却高达1496吨,黄金产量的下滑与白银相比也就不值一提了。

智利不是唯一一个出现白银产量下滑的国家,全球第二大白银生产国秘鲁今年二月的白银产量也较去年同期下降12%。Soren K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随着全球经济活动的放缓,基础金属价格可能会走低,作为其副产品的白银,情况可能会更糟。

有许多贵金属投资者认为,白银的供需数据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自2012年以来,白银的表现一直不温不火。但是贵金属博客Soren K.Group认为,关注白银供需并不是为了确定短期的白银价格,而是观察当前市场正在发生些什么。

举例来说,之前该博客发布过一篇有关“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实物白银投资需求大幅上升”的文章。作者的意思不是说白银价格会取决于白银投资需求的上升,而是表明世界白银市场的复苏。

此外,告诉读者白银供给量的变化不是要预测2017年白银价格会发生什么变动,而是说明供给下降会如何影响今后的价格。

所以,对于那些抱怨供需数字并没有真正改变当前白银价格的贵金属投资者来说,Soren K.Group认为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目前的市场基本面,以及它对中长期的影响。


日、英、瑞士等排队发行新虚拟币 中美慎防风险


近期,以比特币作为赎金的黑客攻击事件引发了全球关注。一方面,比特币价格一年涨了260%,其他虚拟货币也层出不穷;另一方面,比特币的匿名性和“反侦查性”令各界担忧其或进一步沦为黑客的工具。同时,在日本、新加坡、英国、瑞士等,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进行的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活动也不断兴起。

一时间,这股“去中心化”的力量扑面而来,传统金融机构似乎乱了阵脚,永远滞后于创新的监管也欲追不及。 “全球来看,监管最为宽松的是日本、新加坡和欧洲地区,日本政府已经承认了以比特币为主的虚拟货币的合法地位,目前已向交易所和互联网公司发了十几张牌照,可以发行ICO。美国对于牌照的发放较为严格,各州立法不同。当然,各地区监管者对项目发起人或交易所对参与者的KYC(了解你的客户)和AML(反洗钱)的要求仍是必不可少的。”Qtum创始人帅初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Qtum此前成功发行ICO,同时接受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以支持“量子链”项目的开发。

余下全文

圈内人士推测,之所以日本积极拥抱这一技术,旨在吸引更多比特币流到日本,由于比特币的通缩特性,随着虚拟货币价值增加,这个国家掌握的财富也越来越多,这好比是在争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定价权”。

比特币价格飞涨 ICO“VC革命

截至北京时间5月16日13:20,一枚比特币的价值为1725美元,一年回报接近300%(276%),这令全球投资者震惊。而一切都要从一个自称“中本聪”的人说起。

众人皆知,只有国家才有权发行货币,但在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巨匠哈耶克对此并不以为意,他晚年创作的《货币的非国家化》提出——既然商品、服务都自由竞争最有效率,那么为何货币发行只能被中央机构垄断?

这当时只被众人当作一种空想,直到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这个数学家、密码学家兼计算机天才的出现,他似乎领会了哈耶克的神思。2008年11月,他发表了《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想出了从无到有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电子货币体系的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比特币看似就和Q币一样是网络虚拟货币,但不同的是,每个比特币,对应着一个根据复杂算法生成的方程组特解,就像每张人民币上的“唯一序列号”,有了这个号,就算拥有这枚比特币。中本聪在比特币网络中总共设置了2100万个待解的密码方程组,所以比特币总产量“确切又恒定”:到2140年产出第2100万枚后,再不增加了。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比特币可以凭空创造且数量无穷,因而这无穷放大了其洗钱等风险,然而如今比特币的总市值仅约270亿美元。不过也因为它是通缩货币,因此投资的人越多,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在比特币兴起的同时,ICO也被认为可能是对VC(风险投资)的一场“革命”。帅初对记者表示,ICO是国际上数字货币/区块链社区的产物,常见的ICO里,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向早期爱好者出售项目代币。项目团队通过ICO获取技术开发和市场拓展资金,而项目爱好者通过ICO支持项目,同时也可在对应代币进入交易市场后选择交易退出。

ICO参与者投入的是比特币,获得的是项目代币,而代币的价值取决于区块链项目的后续发展和设计。“以太坊在2014年通过ICO募集了第一笔启动资金,以3万个比特币而创下募集纪录,价值1800万美元。一年半时间,以太坊的软件市值到达了100亿美金,项目参与者都赚了很多钱。”他回忆称。

帅初进一步解释称:“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将其与IPO直接对应,ICO更像是一种‘众卖’(crowd sale),比如我们卖的是软件的使用权和完善服务;它和众筹有一定重叠,但区别在于众卖不涉及任何法币,全部都是加密货币,我们主要以比特币、以太币为主。”

在业内人士看来,ICO可能将引发一场真正的VC革命。“在区块链领域,ICO募集资金已经超过4亿美元,VC截至目前可能只募了2亿美元,”帅初预计,未来ICO的募集规模会不断扩大。不过,这个行业内都没有出售股权,都是‘众卖’形式。参与者有限,有特定行业属性,受众是非常垂直的,但越来越受欢迎。目前,还不存在把募得的比特币换成法币的情况。”

“监督大于监管”

当然,新生事物在蓬勃发展的同时必然伴随着监管出台。纵览加密货币和ICO蓬勃发展的几个国家,“监督大于监管”的态度已经成了一种共识。

“我们的ICO法律实体注册在新加坡,律师代表我们和新加坡政府进行沟通,政府要求我们做到的是对用户进行KYC和AML,同时要确保数据保护。”帅初告诉记者,ICO也有要求,必须做到用户的KYC和AML,以及数据保护。

新加坡被誉为对金融科技监管最为开放的国家。2015年下半年开始,由于世界贸易水平的持续疲软,新加坡调整了战略发展方向,将建设“智慧国家”作为政府的重点发展任务,全面支持市场创新。为推进Fintech发展,新加坡政府于2015年8月在新加坡金管局(MAS)下设立金融科技和创新团队(FTIG)。同时,新加坡在2016年6月提出了“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制度,为企业创新提供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监管沙盒是一个“试验区”,市场放松产品和服务的法律监管和约束,允许传统金融机构和初创企业在这个既定的“安全区域”内试验新产品、新服务、新模式等创新,甚至可以根据“试验结果”修改和提出新的法律制度。

日本监管方的态度也以开明开放为主。今年4月1日,日本内阁签署的《支付服务修正法案》正式生效,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支付手段合法性得到承认,在日本将有26万家商店接受比特币支付。也正是因为这个消息,当时比特币应声大涨。

从数据看,目前日本已成为全球比特币第一大交易市场。火币区块研究部数据统计,两周前全球各国比特币交易成交量排名中,日本成交量占比46.4%,其次是美国占比26.4%,而排名第三的中国的交易量则降至10.%。

“日本此前发给交易所和互联网公司十几张牌照,可进行ICO,”帅初称,“结果就是更多比特币会流动到日本,随着虚拟货币价值越来越高,国家掌握的财富也越来越多。”

相比之下,美国的监管态度更为谨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文件,首次把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合理定义为“大宗商品”,即与原油或小麦的归类一样。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委员Kara Stein已针对围绕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总账的炒作,发出了警告;此前,SEC已经批准了在线零售巨头Overstock通过比特币区块链发行证券的计划;SEC主席Mary Jo White指出正在积极的探索区块链问题, 了解其具体影响。

3月10日,SEC驳回首个比特币ETF上市的申请。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因为比特币难以监管和监督,比特币后续产品若想继续发展,需通过其他途径。不过,SEC也在将在5月对此事进行重审。

国内监管办法或于6月出台

尽管这次“勒索病毒”事件本身不能与比特币划等号,但由于加密货币的价值和反侦察性,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监管部门都无法掉以轻心。

那么,以比特币为目标的黑客攻击会否成为脱缰的野马?

“‘去中心化’意味着,透过网络的技术支持,比特币的制造和发行都不以对中央发行机构的信任为基础,转账和其他交易等甚至不需要姓名。”上海区块链初创企业BitSE CEO钱德君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比特币所有转账记录都可以在网络节点中显示出来。不过,当比特币汇出后,如果黑客一直不动用比特币,那么仍是无法追查的。”

不过,帅初告诉记者,100%的反侦察性也并非那么简单,“如果黑客收到加密货币后,想换成法币,那么就一定要通过交易所来兑换,这就提醒了国内监管者,一定要加强对交易所的KYC和AML,即使黑客拿到了加密货币,也无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在现实生活中使用。”

第一财经记者与相关从业者交流后也发现,加密货币和ICO等都是因技术驱动带来的变革,全球监管动作并不多,且大都持观望态度。

一直以来,中国都在积极支持金融科技的发展。5月14日,中国央行表示,已于近日成立FinTech委员会,以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将强化监管科技(RegTech)应用实践,积极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丰富金融监管手段,提升跨行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风险的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

此前,据中国央行披露,其对各大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约谈和现场检查后发现,不少平台违规开展融资融币业务,导致市场异常波动;并且这些平台均未按规定建立相关反洗钱内控制度。数据显示,自央行入场检查后,来自中国境内的交易量直线下降。目前,针对上述问题,央行关于比特币的两个管理办法正在推进中:一是关于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管理办法,二是关于比特币平台反洗钱的规范,管理办法或于6月出台。

終結地方割據!印度首個現貨黃金交易所最快明年問世


全球第二大黃金消費國交易市場即將擁抱一場革命!

世界黃金協會(WGC)正幫助印度建立該國有史以來首個現貨黃金交易所,交易所最快將在明年上線交易。

據彭博新聞社報道,世界黃金協會執行總裁P.R. Somasundaram稱:「我們正在協助印度建設黃金交易所。印度財政部組建了一個委員會,並專門負責這一項目。」

WGC幫助建立交易所的目的,是為印度黃金交易建立一套交易制度和規範。印度是全球第二大黃金消費國,當前其國內金價主要基於國內大型珠寶商的報價。

Somasundaram說「印度政府喜歡建立交易所。印度的交易所將不同於倫敦,不由儲金銀行(bullion banks) 提供流動性,這裡會有很大不同。「

今年以來印度黃金需求持續上升,據印度商業和工業部最新數據,4月印度黃金進口翻了三倍,價值相當於年化38.5億美元。這主要是受到Akshaya Tritiya節黃金消費推動。

Somasundaram認為,印度目前建立交易所最大困難,是印度監管部門分散。印度各個邦均有自己的黃金相關監管規則。此外建立現貨黃金交易所,需求更多的金庫和可靠的交易憑證。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白銀協會:全球銀礦產量14年來首度出現下滑


新聞 - MoneyDJ理財網


世界白銀協會(The Silver Institute)5月11日報告表示,2016年,全球銀礦產量出現2002年以來的首度下滑,較上年度減少0.6%至8.858億盎司,主要由於金礦以及鉛鋅礦的副產品白銀產量減少了1,590萬盎司的影響;白銀回收量也創下1996年以來的新低至1.397億盎司,這令2016年銀市的總供應量較上年度減少了3,260萬盎司至10.071億盎司。 

2016年,銀礦產量減少較多的國家包括墨西哥、澳洲以及阿根廷,其他中南美國家以及亞洲的銀礦產量則是有所增長,全球前五大的產銀國家分別為墨西哥、秘魯、中國大陸、智利以及俄羅斯。2016年,原銀礦產量年增1%,佔銀礦總產量的30%;鉛鋅礦的副產品白銀產量則佔總產量的35%,銅礦的副產品白銀產量則佔總產量的23%,金礦的副產品白銀產量則佔總產量的12%。 

2016年平均銀價上漲9.3%至每盎司17.14美元,為2011年以來首度上漲,主要由於銀市的供給短缺創下史上第三高達到1.475億盎司的影響。白銀的投資需求年增7%至2.538億盎司,全球白銀ETP(交易所交易產品)的持倉增加了4,700萬盎司,去年10月並創下歷史最高水平。 

2016年,全球白銀需求年減11%至10.278億盎司,包括首飾、銀器以及零售投資需求等都表現較為疲軟。佔白銀總需求55%比重的工業應用則年減1%至5.619億盎司,其中美國與日本的白銀工業需求分別年增9%與6%,中國、非洲、南美以及歐洲的白銀工業需求則是下滑。 

2016年,太陽能產業的白銀需求年增34%達到創新高的7,660萬盎司,主要受到太陽能電板的安裝量年增49%的帶動。銀飾的加工製造需求則是年減9%至2.283億盎司,主要由於中國以及印度的需求疲軟的影響,反觀美國的銀飾需求則是年增12%至1,610萬盎司。全球銀器需求則是年減17%至5,210萬盎司。 

 

波動加劇「大媽」入場? 前四個月中國黃金需求逼近歷史最高




今年國際金價出現大幅波動之際,中國現貨黃金需求大幅增長。

上海黃金交易所(SGE)今年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前四個月現貨黃金提貨量環比增長了近13%,僅次於2015年金交所同期歷史最高紀錄。

分析師通常用SGE的黃金提取量,估算中國現貨黃金需求。數據顯示,中國黃金進口累計總量,加上中國本身的黃金產量,再加上回收黃金量,更接近從SGE的黃金提貨量。

官方報告中的累計數字沒有剔除季節因素(2月春節因素)。貴金屬分析師Lawrie Williams認為,如果剔除季節因素,今年前四個月實際黃金需求,比計算出的數據要稍高。

下表顯示的是,SGE每月黃金提貨量(噸)



今年迄今為止,累計數字高達771.93噸,比去年同期上漲12.4%,只比2015年最高記錄低5.9%。二月份的黃金提貨量總是受到中國新年假期的影響。

Lawrence Williams表示,:

「全球最大的黃金交易所(上金所)影響越來越大。2016年上金所(SGE)黃金實物交割和遞延結算合同交易量創紀錄,達24,338噸。自2015年交易量比2014年9,243噸上漲84%之後,2016年SGE交易量比2015年的17,033噸上升43%,又是強勁的一年。因此,在這三年里,SGE的黃金交易量幾乎翻了三倍,用任何標準來衡量SGE都是成功的。」

亞洲黃金需求反彈

週二,上海金交易在276元/克附近,相當於1245美元/盎司,較國際金價溢價超10美元。

GoldForecaster.com網站創始人Julian Phillips指出,SGE現在可能在黃金定價方面處於領先地位,其黃金交易量可能引導其他主要市場的價格走勢。此外中國黃金需求回升,白銀溢價上升,表明中國現貨貴金屬需求反彈。

此外印度黃金需求也有所回升,上週五,全球第二大黃金消費國印度現貨黃金交易在每10克28,000盧比,四周之內下降了近4%。孟買珠寶交易協會副主席Kumar Jain稱:「過去幾周需求旺盛,消費者對當前價格感到滿意「。

印度4月黃金進口翻了三倍,價值相當於年化38.5億美元。這主要是受到Akshaya Tritiya節黃金消費推動。

特朗普解雇FBI局長科米引發市場對美國政治不確定性憂慮,目前美國市場波動性「跌至歷史低點「,這些潛在風險可能利多黃金。


終結地方割據!印度首個現貨黃金交易所最快明年問世!



黃金頭條2017-05-16 09:53
全球第二大黃金消費國交易市場即將擁抱一場革命!

世界黃金協會(WGC)正幫助印度建立該國有史以來首個現貨黃金交易所,交易所最快將在明年上線交易。

據彭博新聞社報道,世界黃金協會執行總裁P.R. Somasundaram稱:「我們正在協助印度建設黃金交易所。印度財政部組建了一個委員會,並專門負責這一項目。」

WGC幫助建立交易所的目的,是為印度黃金交易建立一套交易制度和規範。印度是全球第二大黃金消費國,當前其國內金價主要基於國內大型珠寶商的報價。

Somasundaram說「印度政府喜歡建立交易所。印度的交易所將不同於倫敦,不由儲金銀行(bullion banks) 提供流動性,這裡會有很大不同。「

今年以來印度黃金需求持續上升,據印度商業和工業部最新數據,4月印度黃金進口翻了三倍,價值相當於年化38.5億美元。這主要是受到Akshaya Tritiya節黃金消費推動。

Somasundaram認為,印度目前建立交易所最大困難,是印度監管部門分散。印度各個邦均有自己的黃金相關監管規則。此外建立現貨黃金交易所,需求更多的金庫和可靠的交易憑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