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

俄罗斯央行5月增持21.8吨黄金 连续五个月增持


俄罗斯央行为寻求国际储备,5月份继续增持黄金,这已经是连续五个月增持,使得俄罗斯成为第六大黄金储备国。

作为世界最大的黄金储备国之一,俄罗斯一直在定期购买黄金以应对疲软的油价和西方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施加的制裁。

俄罗斯央行周二宣布,俄罗斯五月的黄金储备已经从四月的5420万盎司增至5490万盎司。

截止5月底,俄罗斯持有黄金资产价值达693亿美元,前一个月为686.5亿美元。

俄罗斯央行一直从俄罗斯银行购买本地生产的黄金,近年来与中国一样一直是黄金的主要买家之一。

但是中国似乎从去年10月以来就没有增加任何黄金储备。

对此,伦敦著名贵金属评论家Lawrence Williams认为:他不相信中国没有增加黄金储备,可能是购买了黄金但是没有披露。并且怀疑中国尚未达到最终黄金储备目标。

Lawrence Williams还补充道,如果中国持续不披露,俄罗斯将以现在的进度继续增加储备金,那么截至年底,两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的储备差距可能只有10吨,甚至更低。

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

時寒冰 ----- 財富最大的源泉被忽略了


文前摘要一個暴發戶不一定被人鄙視,但一個沒有文化又蔑視文化的暴發戶,一定會被人鄙視。財富的源泉在……

極度的功利主義,正在毀滅財富的源泉,同時,也是毀滅支撐尊嚴受人尊重的基礎。
許多人喜歡看美劇、英劇、韓劇、日劇及相關國家的電影。一部電視劇或電影的風靡,帶來的是,觀眾對劇中文化的嚮往和模仿,這將帶動起旅遊、電子遊戲、服裝、飲食等許多產業的發展





所以,在這些國家經濟發達的背後,有著強大的文化產業的支撐。換句話說,文化產業是財富的一個重要源泉。很多人談到美元,會提到石油美元,其實,美元背後何嘗不隱含著文化美元的因素呢?
一個沒有文化的人,或許能成為低級的暴發戶,卻不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企業家。相應的,一個沒有文化的國家,只能成為暴發戶,而不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受人尊敬的強國。
韓國與日本,向前追溯都曾經是蠻夷之地,文化沙漠,他們從中國汲取先進的文化,並一代代傳承下來。到日本旅遊的時候,你常常會很驚訝地看到更原汁原味的中國古文化的影子,很多甚至比中國還中國。
文化不僅代表著一個國家的軟實力,為一個國家迎來尊重,它同時也是財富的源泉。
在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時任韓國總統的金大中提出了“文化立國”戰略。這是非常有遠見的決策,與房地產立國相比可謂天壤之別。 “文化立國”為韓國帶來了巨大的利益——當然不僅僅限於經濟利益。
2004年,韓國電影出口額為5828萬美元。如果加上一些合拍劇、盜版等因素影響,韓劇的實際出口額已達數億美元。反觀2004年中國電視劇出口僅1億元人民幣。 [1]
2014年,韓國文化產業增加值達377051億韓元,佔GDP的2.54%。 2015年,“韓流”拉動經濟效應最大的是遊戲產業,帶動效應為2.72萬億韓元、其次為旅遊業,帶動效應為2.18萬億韓元。 [2]據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的規劃,到2020年,韓國文化內容出口額將提高到2240億美元,使韓國成為世界第三大文化強國。相比之下,已經是貿易大國的中國,卻被文化遠遠甩在後面。許多人通過文化知道韓國,購買韓國的產品或者到韓國旅遊,這就是文化所產生的拉動效應。

國人最引以為自豪的是:我們是一個禮儀之邦,我們是一個具有優秀文化傳承的文明古國,甚至說,“四大文明古國中,只有中國文明一直延續至今”。但事實上,這在世界上幾乎已經成為人盡皆知的笑話。環顧左右,我們還有多少傳承?在世界各國旅遊的中國遊客,就是中國的名片:大聲喧嘩、亂扔垃圾……每當國外的媒體報導這些的時候,都必然引起我們的憤怒討伐,卻很少反思反省。
前幾年,我多次去國外遊學。一位旅居海外的華裔導遊說,外國人喜歡中國遊客只是因為中國遊客花錢大方,但酒店、飯店等處的服務生普遍不喜歡為中國客人服務,因為,中國人覺得他花錢了,享受服務是理所當然的,對服務生不夠尊重,很多人不說謝謝,也有很多人不給小費。在國外,酒店等的服務生工資很低,主要靠小費。支付小費是對別人勞動的尊重,是最基本的禮儀。
國人到一起,絕大部分都是談房子談錢,除了錢之外,大家感興趣的東西很少。這其實正是沒有文化的體現。當一個國家的絕大多數人變得極其功利的時候,即使沒有禁錮和各種限制,也很難有吸引世界的優秀文化產品問世。
幸福並不存在於錢裡。整天談論錢的人,他們真的就過得很幸福嗎?恰恰相反,他們可能距離錢越來越遠。
從世界發展史來看,當物質生活發展到一定水平,人們便去追求精神、文化上的享受,身上越來越多貴族的氣質,而在中國,許多哪怕富有的人,也只願意為物慾的享受花錢,他們不願意為精神、文化上的享受付出。階層流動固化除了體制的原因,蔑視文化其實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日本、韓國,這些曾經的文化沙漠,在受到我們祖先的熏陶後,一天天強大起來,他們對中國古代文化的傳承其實比中國做得要好。這是一個令人悲傷的現實。有人說,想看唐朝到日本,想看明朝到韓國。這至少從某個側面說明,他們更完整地保留了中國這些朝代對他們的深刻的影響。
一個暴發戶不一定被人鄙視,但一個沒有文化又蔑視文化的暴發戶,一定會被人鄙視。
中華文化,何時能夠重新偉大起來?


文中引述资料来源:
[1]詹小琦.中韩文化贸易逆差的原因与对策探析[J].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8月
网址:
http://journal.ctbu.edu.cn/sk/ch/reader/create_pdf.aspx?file_no=20080407&flag=1&journal_id=cqgsSk&year_id=2008
[2]阎彦.“韩流”为韩国贡献多少GDP[N].第一财经·世界.2016-04-18
网址:
http://www.yicai.com/news/5004737.html
  

香港金管局:滿足這四項條件 港元會與人民幣掛鉤

據彭博新聞社報導,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表示,30多年來,服務於這座城市的聯繫匯率制度經受住了數次金融危機的考驗,應該維持現狀。
在香港即將迎來回歸20週年之際,陳德霖稱,香港是一個小而開放的經濟體,維持港元兌美元匯率穩定是最合適的安排;香港無需也無意改變這樣一種有效的機制。
1983年,中國與英國就香港回歸展開的談判引發了資本外流,香港開始讓港元與美元掛鉤。隨著香港與美國的利差日益擴大,港元匯率承壓,上週五觸及了2016年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港元匯率被限制在1美元兌7.75港元-7.85港元之間。香港時間15:00漲0.03%至1美元兌7.7983港元。
1997年香港回歸之後,這一匯率機制經受住了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投機者的攻擊、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及2014年底近3個月的親民主抗議活動的考驗,顯示出了彈性


數據來源:彭博




 近來有人議論稱,隨著香港與內地的經濟聯繫變得更加緊密,港元應該與人民幣掛鉤。陳德霖列出了作這種考慮的四項“基本條件”:
1、人民幣可完全自由兌換;
2、內地開放資本賬戶、解除資本管制;
3、金融市場具有足夠的深度和廣度,讓香港的外匯基金能夠持有用於支持香港貨幣基礎的資產;
4、香港與內地經濟周期同步。
在中國內地蓬勃發展之際,外界認為,香港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對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重要性正在減弱。 1997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是這塊前英國殖民地的五倍,今天則達到了約30倍。
陳德霖說,即使中國資本賬戶全面開放,這個城市也不會被邊緣化。他說,香港仍然是內地進入國際社會的重要跳板。
香港多年來一直是全球金融市場的一分子,陳德霖說,有這樣的優勢在手,只要不自滿並繼續努力,香港的未來仍然光明。


囤積黃金迎接稅改 印度5月黃金進口額飆升近三倍

印度央行數據顯示,受GST新稅法將要落地的影響,印度5月進口黃金總額飆升到49.5億美元,去年同期不到15億美元,而今年前5個月進口同比增長144%。 7月實施的稅改是印度獨立7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稅改,之後印度國內購買黃金飾品統一支付13%稅款,其中包括10%關稅。
印度央行數據顯示,印度5月進口黃金總額飆升近3倍,達到49.5億美元,去年同期僅為14.7億美元。
印度央行表示,最初是由於季節性和節日需求的增長,黃金的進口量出現了激增,市場預期將推行較高的商品和服務稅(GST)稅率,因此開始囤積庫存現貨庫存。
6月初,印度財政部長Arun Jaitley宣布,印度將對黃金徵收3%的銷售稅,低於此前預期的5%,將取代許多聯邦和州地區的稅收。
新的稅收規則將會迫使消費者支付黃金飾品13%的稅款,包括10%的進口稅和3%的銷售稅。而目前投資者支付的稅率在12.5%左右。
這項稅改將於今年7月開始實施,是印度獨立7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稅改,將重塑190億美元的黃金市場。
上月印度黃金進口激增,導致該國貿易逆差擴大至138.4億美元的30個月高位,去年5月則為62.7億美元。
今年5月,白銀進口也從去年同期的3954萬美元躍升至44290萬美元。
印度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黃金消費國。黃金進口主要是滿足珠寶業的需求。
目前黃金進口關稅稅率為10%。珠寶行業和商務部一直在敦促財政部考慮削減進口關稅。
有分析指出,政府為打擊黃金走私,10%的進口稅可能會有所減少。
同時,貴金屬的大量進口可能影響到經常賬戶赤字(CAD)數據。在2017年財年四季度,CAD飆升至34億美元,佔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的0.6%,而一年前僅為3億美元。
GFMS高級分析師Sudheesh Nambiath預計,今年上半年印度黃金進口總量或將達到450噸,為去年上半年進口總量的2倍之多。但他同時預計,今年下半年黃金進口將會跌至250噸,較5年內同期平均值相比下降40%。
孟買某私有銀行交易員表示:
“通常而言,印度的結婚季和傳統節日排燈節都在下半年,因而一般情況下下半年黃金購買量會大幅增長。去年下半年黃金進口總量為313.8噸,較上半年相比增長了60 %之多。而今年情況卻恰恰相反——人們已經在上半年提前消耗了下半年的需求。而對於2017年下半年而言,國際金價將會失去印度這一重要支撐。”

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James Rickands The New Case For Gold

終於有中文翻譯,



印度建國來最重要稅改 將重塑190億美元規模的黃金市場


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印度当局正酝酿通过对黄金征收3%的销售税、减少10%的进口税,来提高黄金供应链的透明度,扩大规模达190亿美元的国内黄金市场。

今年3月,印度议会下院通过新税改方案,有望首次实现全国统一税制。黄金销售税只是总理莫迪推动经济现代化过程中的一个缩影。

6月初,印度财政部长Arun Jaitley宣布,印度将对黄金征收3%的销售税。3%的销售税税率低于此前预期的5%,将取代许多联邦和州地区的税收。

新的税收规则将会迫使消费者支付黄金饰品13%的税款,包括10%的进口税和3%的销售税。而目前投资者支付的税率在12.5%左右。有分析指出,政府为打击黄金走私,10%的进口税可能会有所减少。

咨询公司GFMS数据显示,印度5月黄金进口量同比增长四倍至103吨;初步数据显示,该国2017年前五个月的黄金进口同比激增144%至424.1吨。

由于珠宝商在新的全国销售税实施前大量补充库存,在下半年传统的需求高峰季到来时,印度黄金进口预计将大幅减少。

5月份,世界黄金协会表示,他们正在与印度政府合作,筹备成立黄金现货交易所。成立黄金交易所有助于确保黄金供应链的透明度,便于管理黄金纯度。

重整混乱的市场可以加强消费者信心;而确保黄金的纯度、黄金供应链易于追踪可以增加人们的信任。

印度政府一直热衷于回收黄金珠宝,借此减少该国对黄金进口的依赖。此前,在2015年,印度政府计划将闲置的2万吨黄金纳入到金融体系。

印度商务部正在于印度质量委员会合作,希望测试中心可以符合黄金的国际纯度标准,并且印度标准局的商标能得到国际广泛地认可。目前,印度的30家金块精炼厂中,只有10家是经过印度标准局认证的。

今年年初有问卷调查显示,印度人民对黄金货币化的接受程度还比较低。印度黄金政策中心负责人Arvind Sahay教授称:

有很多文化传统的因素让印度人民购买黄金,有60%的消费者购买黄金是用于节日、婚庆的。

黄金很多是上代传承下来,因而对消费者来说多了一层情感寄托。他们很不情愿将实物黄金换成纸质合约。

但是像古吉拉特邦等区域的居民更倾向于将黄金视为投资品而不是情感寄托。Sahay教授表示,在古吉拉特邦,与城市的消费者相比,农村的消费者更倾向于持有实物黄金,但是仍旧有高达74%的人愿意把黄金质押出去。

印度版营改增

对黄金征收销售税只是莫迪政府税改的一部分。印度的税改类似于中国正在推行的营改增。此前华尔街见闻有提及,印度这次税改的目的是通过单一税率来取代繁琐且混乱的邦州地方税,并放宽跨境贸易。

2017年3月29日,印度议会下院通过新税改方案,有望实现全国统一税制。这是印度1947年从英国殖民地独立建国后最大的税改。

印度当局希望通过此举迫使数以百万计的商人开始纳税,以此打击长久存在的地下经济,增加政府收入,促进经济增长。

此前,黄金头条有提及,印度总理莫迪于去年11月8日宣布,为了打击贪污和洗黑钱,废除500和1000卢比(约相当于50元和100元人民币)两种最大面额纸币的流通,并会发行新的500和2000卢比面值的钞票。这些票据代表流通中20%的现金价值和80%的现金支付。


Jim Rogers: Get Ready for the Worst Crash in Our Lifetime (Video)


June 13, 2017   0   0

In a recent interview with Business Insider CEO Henry Blodget on “The Bottom Line,” investor and market analysts Jim Rogers said we should expect a market crash in the next few years that will rival anything we’ve seen in our lifetime.

Some stocks in America are turning into a bubble. The bubble’s gonna come. Then it’s going to collapse, and you should be very worried.”

Rogers points out that debt was a big part of the crash in 2008. Today, the debt situation is even worse than it was then.

You know, in 2008, we had a problem because of debt. Henry, the debt now, that debt is nothing compared to what’s happening now. In 2008, the Chinese had a lot of money saved for a rainy day. It started raining. They started spending the money. Now even the Chinese have debt, and the debt is much higher. The federal reserves, the central bank in America, the balance sheet is up over five times since 2008. It’s going to be the worst in your lifetime — my lifetime too. Be worried.”

So, when will the bubble burst? Rogers said we can’t know for sure, but we’re definitely due.

We’ve had financial problems in America — let’s use America — every four to seven years,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republic. Well, it’s been over eight since the last one. This is the longest or second-longest in recorded history, so it’s coming.”

He also warned that pin-prick that pops the bubble will probably come from an unexpected direction.

Well, it’s interesting because these things always start where we’re not looking. In 2007, Iceland went broke. People said, ‘Iceland? Is that a country? They have a market?’ And then Ireland went broke. And then Bear Stearns went broke. And Lehman Brothers went broke. They spiral like that.  Always happens where we’re not looking. I don’t know. It could be an American pension plan that goes broke, and many of them are broke, as you know. It could be some country we’re not watching. It could be all sorts of things. It could be war — unlikely to be war, but it’s going to be something.”

Rogers said the Fed and other central banks will be powerless to stop it. He said they will continue to try to nudge up rates until things go bad. Then they will respond to calls to “save us.”

And the Fed, who is made up of bureaucrats and politicians, will say, “Well, we better do something.” And they’ll try, but it won’t work. It’ll cause some rallies, but it won’t work this time.”

Rogers paints a pretty bleak picture of what the aftermath of this next crash will look like.

You’re going to see governments fail. You’re going to see countries fail, this time around. Iceland failed last time. Other countries fail. You’re going to see more of that. You’re going to see parties disappear. You’re going to see institutions that have been around for a long time — Lehman Brothers had been around over 150 years — gone. Not even a memory for most people. You’re going to see a lot more of that next around, whether it’s museums or hospitals or universities or financial firms.”